云博:谴责日本歪曲历史!

文章来源:瓷都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0:14  阅读:2499  【字号:  】

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张开手臂。微风拂来,淡淡的……忽然,母亲的车把一歪,我一把抓住母亲的衣角,母亲双脚踮地,稳住了自行车。母亲急忙回头问:没事吧…… 我微笑地看着母亲。

云博

假如我是一只小鸟,因为我已经变成了一只鸟,那时侯,我还不会飞。妈妈教我飞。所以我要勤学苦练,一定要学会飞。我要飞到一个清静的地方,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这是多么美好。

接下来发生的事,会让你发现上帝是十分公平的。在五年前的傍晚,女子31岁生日的那天,她像平时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幻想着自己丈夫和孩子给自己准备的惊喜,其实她知道,不用什么惊喜她就已经很幸福了。她把双手贴在自己的脸庞,感受着幸福的涌出。突然从路边的的银行中冲出一个蒙面的人,那个人带着黑色的蒙脸布,穿着黑色的短袖,黑色的长裤,黑色的皮鞋,一手拿着一个棕褐色皮包,一手拿着玻璃瓶,玻璃瓶中装的,是能毁了女人一辈的东西——浓硫酸。杨姐说到这里,浑身开始战栗,仿佛故事中的女子看到那抢劫犯狰狞的面孔一般,声音不再像刚才一般平缓,颤抖的手在空中若有若无的比划着。或是出于好奇,或是出于不忍,我没有打断她,只是不停地用手去抚摸她的背,而背上凹凸不平的触感让我感到奇怪。那是衣服?不。那是骨头?不。那……那难道是皮肤?一连串的自问自答产生的心惊胆战更让我紧张与好奇地等待杨姐故事的下半段。

我随手拿起一本课外读物,津津有味地读起来。突然,一篇文章映入眼帘:一个酷爱画画的日本男孩家境贫困,幼年来到井山宝福寺出家为僧。长老不许他在寺内作画。而他由于不忍割舍,时常为了作画触犯佛门圣规。一次,长老命人将他反绑在寺院的柱子上。男孩潸然泪下,不料却触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用大脚蘸着地上的泪水,画出了一只活灵活现的老鼠。这种无以复加的挚情使长老大为震撼,他立即令僧徒给男孩松绑,并从此不再干涉他作画。




(责任编辑:祈要)

相关专题